当前位置: 亚搏娱乐电子官网 > 台海动态 > 正文

参议院终止,新指控意在颠覆政党

时间:2019-09-24 19:29来源:台海动态
【本报讯】马拉干鄢周一把纳卯暗杀队(DDC)领袖,退休三级资深警官亚杜洛˙拉斯干迎示斯的指控斥为对杜特地总统的破坏工作的一部分。 新闻部长安丹纳说,拉斯干迎示在参院一个

  【本报讯】马拉干鄢周一把纳卯暗杀队(DDC)领袖,退休三级资深警官亚杜洛˙拉斯干迎示斯的指控斥为对杜特地总统的破坏工作的一部分。
  新闻部长安丹纳说,拉斯干迎示在参院一个记者会作出的,牵连杜特地於纳卯的民团杀案之宣称,是“一个旨在破坏总统和推翻其政府的持久政治剧的一部分。”
  安丹纳在一个声明中说,“我们的人民知道,这一人格暗杀只是由受杜特地政府发起的改革影响之部门策划的邪恶政治。人权委员会丶监察专员办公室丶参院司法委员会已免除总统於司法外杀案和他的涉及纳卯暗杀队。”
  安丹纳补充说:“带来变革不是容易的任务。杜特地政府干扰/影响了建制。不过,我们仍然不受影响地向人民提供物资和服务,不只是法律的利益。”
  收回他较早在参院的供证,拉斯干迎示周一重新露面,该DDS是真实的。确认较早另一个DDS成员埃牙˙马道巴道以前的宣称,拉斯干迎示说,杜特地下令在纳卯市的杀案,当他仍是市长时,包括新闻工作者尊˙巴拉之死和爆炸一回教清真寺。
  该退休的纳卯市警官也承认在杀死他自己的兄弟中引起了作用,他据称涉及非法毒品,因为他“太忠於”杜特地的运动。
  向媒体展示拉斯干迎示的“自由法律援助团”(FLAG)说,他将起誓详述他的供证。

  【本报讯】参院公共秩序委员会认为不需要继续其对前纳卯市警察亚杜洛˙拉斯干迎示的公开承认之调查,仅在他就所谓的纳卯暗杀队犯下的据称杀案供证的六小时听证会後。
  该参院委员会主席参议员辘顺说,拉斯干迎示的供证“没有调查价值”,现在让菲国警和人权委员会去决定继续他们自己的调查。
  辘顺在一次访问中告诉记者,“我们休止它,因为我们没有看到什麽。没有了。你还榨取什麽?全部说了。”
  辘顺补充说:“我们现在怀疑他。如果你们问我什麽是真的?我不知道,我也怀疑。”
  辘顺说,该委员会将建议对拉斯干迎示提出伪证的控告,当他提出报告,一个法案也将被建议,将增加对伪证的惩罚。
  他说,不需要杜特地总统回答拉斯干迎示作出的“司法外承认”。
  辘顺说:“首先,他有免於诉讼的权利。其次,不可以使用,没有调查的价值,你用到哪里?总统回答什麽?”
  参议员巴乔怀疑拉斯干迎示的宣称,暗示他被付款以针对总统供证。

“伪证罪”

竟忘记所杀的第一个人

  参议员张侨伟周一敦促司法部对退休三级资深警官亚杜洛˙拉斯干迎示在所谓的纳卯暗杀之据称存在的突然改变提出伪证控告。
  张侨伟在一个声明中说,“司法部应即刻对拉斯干迎示提出伪证控告。在二○一六年十月关於据称的司法外杀案听讯向参院司法委员会起誓承认说谎,拉斯干迎示愚弄参院庄严的程序。他应就他对这一机构所显示的严重不敬被惩罚。”
  去年当他在参院司法和人权委员会起誓供证时,拉斯干迎示否认DDS的存在。
  但在周一上午和一个记者会,该退休警官不仅证实其存在,而指控杜特地总统利用该集团杀死犯罪份子,当後者仍是纳卯市长时。
  张说:“我本人发现难以相信拉斯干迎示现在陈述的难以置信的改变事实。归根到底,他在唱同仅几个月前完全不同的调。” 

  退休三级资深警官亚杜洛˙拉斯干迎示的可信度周一受考验,当他面对参院对他牵连杜特地总统於纳卯暗杀队(DDS)的指控的调查。
  例如,参议员辘顺质问,拉斯干迎示未能记得他的第一个受害者的名字,他宣称他亲自杀死将近二百人。
  当参议员格丽丝˙傅问他是否记得他杀死的第一个人是什麽人时,拉斯干迎示说,他已记不起了。
  这时,辘顺插入和表示不相信拉斯干迎示记不起他的第一个受害者,却在讲述在一九九七年杀死前士兵尊˙未沙巴说,记得吃“PANSIT”(面)。
  他说,“你记不起你杀的第一个人,但他记得当未沙巴被杀时,一九九三?一九九七?那已是很久的事情了,对吗?但在杀死未沙巴时,你记得吃PANSIT。但你甚至记不起你杀死的第一个人的名字。”
  “因为你知道我是一个调查员。原谅我如果我盘问,因为我们,作为调查员,要测试证人的可信度,不只是判断他,而且构想那些被指控者的想法。”
  拉斯干迎示说,他只记得,当他是一个新警察,当他在追一个扒手时,意外地开枪杀死一个路人。
  但傅似乎仍不满意该退休警官的回答。
  她说:“我们的主席说得对,因为通常你不会忘记你的第一次。”
  该女参议员然後问拉斯干迎示是否有其他的DDS成员愿意面对参院和证实他的供证,但後者,他没有把握,他的前同伴是否会支持他的供证。
  她说:“在目前,没有人出面证明你的宣称。我正式地这麽说。”
  参议员辘顺周一警告退休三级资深警官亚杜洛˙拉斯干迎示,他对杜特地总统的指控将只是浪费,如果没有供证以外的证据支持。
  辘顺在开始参院公共秩序和危险毒品委员会对拉斯干迎示针对杜特地的公开承认之听讯时说,“我劝拉斯干迎示,如果你的‘司法外承认’的目的,是要让杜特地总统和其他的人负法律责任,除了你的证言,你应提供证据。”
  “如果没有,我们的时间可能只是浪费,因为我们的听讯可能对你指称的人没有任何结果。”

  他补充说:“总而言之,很明显,对他的诚实和他的新供证的可信度有严重的怀疑。除非拉斯干迎示能提供实际的具体证据牵连总统於司法外杀案,我不会太依靠这一退休警察的大话。”

二百人还是三百人?

巴乔不信

  退休三级资深警官亚杜洛˙拉斯干迎示周一承认他亲自杀死约二百人,当他仍在所谓的纳卯暗杀队(DDS)。
  回答参议员傅的询问,拉斯干迎示在参院公共秩序和危险毒品委员会说,“让我们说二百多人,但集体地估计,我个人估计,也许三百人左右。”
  但当傅追问他亲自杀死的人之数目,该承认的DDS领袖把数目定为二百。
  他说:“就DDS而言,我们说,将近二百。”
  傅然後问,他是否有一份他杀死的人之名单,对此,拉斯干迎示说没有。
  该女参议员再次问,“你第一个杀死的是谁?”
  拉斯干迎示说:“阁下,我记不起了。”

  参议员巴乔对拉斯干迎示的新指控提出疑问。
  巴乔在一次访问中说,“总统有许多反对者。他可能被说服以反对。”
  被问及他是否相信该前警察对杜特地的故事之最新版本,该参议员说不。
  他说:“我怎能相信他,当他以前已供证过?当时,他说另一番话。”
  巴乔补充说:“现在生活困难,许多人有迫切需要。”
  再次被问及他是否意味拉斯干迎示改变他的故事以交换钱,该参议员说,“让我们不要说涉及钱,他可能被反对派说服。”

参议长的看法

  参议长帛敏蒂三世周一淡化一个前纳卯市警察对杜特地总统同纳卯暗杀队的据称关联之揭露,声称,除非由证据支持,仍远离真相。
  帛敏蒂告诉记者,“你们知道,你们的确可以非常爆炸性的东西,但应经过盘问的检验,经过背景的调查,背景事实的研究……他所说的年份。”
  他说:“让我们不要吃惊或太高兴,因为他所说的非常爆炸性,要记得,它只是谈话。它离真相很远,不能因为有人说这样的东西就认为是证据。”
  另一方面,司法部长亚义礼淡化退休三级资深警官亚杜洛˙拉斯干迎示关於纳卯暗杀队存在的,杜特地总统被指是其领袖的供证。
  亚义礼说,“他可能是另一个马道巴道,因为他是由特里连礼示提出的。”
  亚义礼注意到拉斯干迎示的承认同对参议员黎˙利玛提出的毒品控案的时间。
  亚义礼说,“这是转移视线的策略,以转移黎˙利玛犯下的罪行之严重性。”
  他补充说,“存在要人们在乙沙人民力量周年纪念对杜特地政府举行抗议行动的呼求,这被策划,以号召人们参加乙沙周年纪念。”

编辑:台海动态 本文来源:参议院终止,新指控意在颠覆政党

关键词: